不爱探险的灼一

随缘玩家

(二)我连自己的昵称都想不出来为什么还要想文章的标题

  ❄

   “看来你恢复的不错,Spiderman?”

  托尼推开房门的时候,彼得正以某种滑稽的姿势挂在实验室的天花板上,而且看上去还要对墙角的监控摄像头做些什么。男孩听见身后的响动,他回头望过去,眼神里还有尚未完全消散的新奇感,以及才添上的、疑似被抓包的窘迫。他张开嘴又闭上,和托尼四目相对,最后决定安静等待钢铁侠的“训斥”,尽管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毕竟他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和那个摄像头大眼对小眼了一会。然而托尼并没有顺着他的意愿,只是挑眉继续这场“瞪眼较量”——他也在等彼得的解释,关于他为什么忽然出现在几千米高空的战场中。

  就在一天前,蜘蛛侠精准的落在了正在飞行的、飞机的挡风玻璃上,从一个凭空出现的传送阵里,更像是被丢出来的样子。要不是依靠他的蜘蛛力量,恐怕瞬间就会被甩下高空,但好在他紧紧贴在了战机上,就像黏在卡车玻璃上的虫子。

  托尼觉得彼得真应该注意那些坐在战机里的恐怖分子的表情,就像才知道其实披萨饼里含有大量的钠。托尼被这个不合时宜蹦出来的想法逗笑,但他没有忘记如何保持严肃。托尼再一次挑眉,抿嘴将喉咙里快要溢出的笑声压成一次冷哼。

  托尼的目光没有从彼得身上移开,反而变得更具有某种压迫人的气势,因为托尼同样记起了他的心情是怎么从惊讶转为惊喜再变成惊吓的——当时蜘蛛侠反应很快,他迅速理解了自己的处境,他侧头和钢铁侠对视不过半秒,便挥拳击碎身下的那块玻璃。战机先是被瞬间涌入的气流以及驾驶员慌乱的补救措施带上更高的地方,在上升不到几秒钟后开始极速坠落,蜘蛛侠也被狠狠甩开。在下坠之前,托尼拽住了彼得射过来的蛛丝,只是还没等他们松口气,彼得便被另一道光波击中,剧烈的疼痛令彼得下意识松开手,他就这样直直落下去…想到这儿,托尼的表情变得更臭了。

  彼得咽了咽口水。

  房间里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如果被Ned看见,他或许会用“钢铁侠和蜘蛛侠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来形容,然后尖叫着加入钢铁侠的后援队。现在,两个人的嘴角都压的极低,彼得是因为紧张不安,而托尼的心情确实不好。最后,这场漫长而静默的对视以彼得·帕克的失败告终,他像长臂猿一样挂在天花板上的时间太久了,肌肉发酸的感觉促使他松手从天花板上跳下来。

  “我很抱歉,斯塔克先生…”彼得贴在墙角,为了安慰看上去明显不怎么愉快的钢铁侠,他决定先承认错误,就算自己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我不该碰你放在桌上的扳手,以及螺丝刀?还有就是我没忍住吃了两个面包片,它们就在旁边的实验台上,我太饿了,说实话从昨天早上开始我就没吃过什么…好吧,我该闭嘴,我知道的,抱歉。”

  彼得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托尼,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彼得气恼又委屈的耸了耸肩,随后谨慎地握紧了手里的面罩——如果斯塔克先生又要没收他的战服,那他就第一时间往外跑。彼得不觉得自己原本的那身装备能很好的对抗神秘客,那个把鱼缸戴在脑袋上的好莱坞特效师。

  “其实,”托尼突然说,“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生气,我故意表现得快要气死了,只是因为你的反应很搞笑,是不是?”没等彼得接话,他又接着说,“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从那个凭空出现的大洞里摔出来,如果你能告诉我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或许能给我少添些麻烦,我最近很忙,大人总是很忙,内衣宝宝。”

  “我…你…好吧,我。”彼得低头默默地做了几次深呼吸,他知道托尼说话向来如此,彼得小声抱怨着,“至少我现在能确定我不是在神秘客制造的幻觉里了,再真实的特效也不可能还原这么托尼·斯塔克的托尼·斯塔克。”

    “还有,那个面包片至少放了两天。”

    “什么!?”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