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探险的灼一

随缘玩家

(一)试着猜猜蜘蛛战衣里面会不会藏着一块压缩饼干?

  ❄

     没有什么能比一份详细的体检报告更令人信服的东西了,尤其它还是斯塔克出品。

     托尼·斯塔克深知这一点,因此他的眉头也皱的更紧。安顿好还没从麻醉剂中缓过劲的蜘蛛侠后,他给奇异博士打了电话,询问这位至尊法师对彼得·帕克的病例有什么看法。

     “给我点时间,虽然我不缺这个。”斯特兰奇说,“既然体检说他的身体一切正常,就代表这问题还不算太严重。等我把这堆迷了路的鼻涕生物送回它们原来的地方去,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至尊法师的语调听上去带着些调侃,而且有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发音,“因为我正忙着拯救地球,Mr.Stark。”

     “有时间还是先拯救你结着蛛网的保险柜吧。”斯塔克习惯性的回讽。

     托尼又给彼得的婶婶打了电话,告诉那位善良的女士斯塔克集团本年度的外出实习计划。现编的谎言张口就来,托尼很容易就获取了梅的信任。接着他计划给彼得的学校也打一个,替他请一个不短的小长假。但他的备忘录里没有存下校长的号码,于是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哈皮。

     托尼现在落地窗前眺望着外面的城市,握力球在他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

     窗外是充满活力的纽约城,人声混着汽车喇叭往城市上空升腾,就像一瓶过度摇晃后的常温可乐,裹挟着某种莫名燥郁的情绪。

     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Welcome to New York”,要不是他忘记了这首歌该怎么唱,他多半会这么做的。

     俯瞰的视角无法避免地令托尼想起了“坠落”,一种受地心引力牵引的自由落体运动。他仿佛又看见彼得被一团忽然出现的光波击中,从几千米的高空摔落下去,从他的眼前。他几乎是立刻冲了出去。

     熟悉的失重感再度袭来——几个月前他没能接住罗德。

     这一瞬间的想法使他的呼吸不受控制地被扯至高空又狠狠抛下,就像有谁正用力攥紧他的胃,让他几乎就要呕出来。直到降落伞打开的前一秒,他都没能想起自己究竟在蜘蛛侠的战衣里放了多少“生活必需品”。几天前他还会考虑自己是不是太过面面俱到,因此限制了蜘蛛侠的自由发挥,而他现在简直快要爱死自己的“未卜先知”了。

     “Just take a deep breath, Sir.”

     托尼回过神,眨了眨眼睛。Friday打开了窗户,窗外原本朦胧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他听见属于孩童的惊呼,一个红色的气球隐入云端。比起待在这里无意义的发呆,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评论(4)

热度(27)